记者:辽足队员“被”发仨月工资,实际一分未到

0 Comments

记者:辽足队员“被”发仨月工资,实际一分未到
4月20日讯?据《辽宁晚报》记者栾俊学在《球事儿》中发表的文章称,有辽足球员在查询自己收入纳税明细查询时发现:辽足俱乐部已给他发了2019年前三个月的工资,并且被开的工资远高于实际的月收入,而实际上,该队员一分钱也没有收到。以下为该文章部分节选:辽足队员,包括梯队队员,2019年一二三月都“被开资”了,并且每个人的收入都远远高于他们与俱乐部签约的月收入,有的每月多出三五万,有的多八九万,而实际上,这些被开资的辽足队员都没有收到一分钱!那么,辽足俱乐部到底拖欠队员多少钱?《球事儿》通过对21球员(尚有8名球员未列入统计)的调查发现:截止到2019赛季结束,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拖欠21名一线队2019年全年工资和奖金,以及2018年的部分进球奖,这部分款项核计有3550多万元;同时拖欠预备队11名球员奖金50多万元。依上累计,辽足俱乐部拖欠上述被调查过的球员之工资奖金总额达到3600多万元。这还不包括俱乐部员工、教练以及外援被拖欠的工资和奖金。这3600多万元,看似天文数字,但这是辽足近30多名一二线队员一年多的收入。在中国足球收入坐标系里,像广州恒大郜林这样的球员,据报载个人年收入在2500万元左右。如果加上广告代言,辽足这些队员被欠薪的额度只相当于郜林个人一年的收入。这3600万元甚至不及上港外援奥斯卡五分之一,以为奥斯卡在上海上港的年薪是2590万美元,约合1.8亿人民币。辽足俱乐部是如何给自己球员“发”的三个月工资呢?比如有个球员他“被发”的三个月工资为:1月份113658元,2月份112022元,3月份112022。三个月合计337703元,还申报税额46498元。并且,他的实际月收入比这要低,这份虚无的工资单上,俱乐部多给他开了9万多元。球员对《球事儿》说,自己三个月被开资里面的猫腻是啥,说不清楚。但有一个事实却是清楚的,那就是当时辽足俱乐部指定进了一笔钱!队员们想知道,每个人三个月工资开哪去了?他们猜测俱乐部肯定在偷偷的把这些钱挪作它用了,令他们不解的是,每个人的工资都被拔高了许多,多的9万,少的也有3万。第二个问题,辽足俱乐部这笔以球员工资名义被挪走的巨款会去哪儿了?究竟是个人挪用?还是俱乐部行为?一位资深的法学专家告诉《球事儿》,从球员出据的证据看,他们的工资显然是真实存在的了,但是没打到球员的本人账上,而且还被做高啦,俱乐部挪用属于个人的钱,本人又毫无知情,无论用在哪里?这无疑是一种涉嫌违法行为。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操作者把这笔款项用来做虚假的财务报告,为将来出卖球队做准备。还有知情者透露,为偷逃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,有一些企业在工资表上大做“文章”。纳税人通过各种不合理的工资、薪金支出偷逃税款的行为屡禁不止,且手段多样。无中生有、虚造员工,常见手段还有虚增工资、阴阳工资。假工资表金额虚高,由财务会计入账,以多列支出来偷逃企业所得税。针对辽足俱乐部这种行为,辽宁瀛沈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王金兵认为:“根据企业公示信息显示,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是国有参股企业,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系以国有资产出资的股东。因此辽足俱乐部公司不仅仅受到《公司法》的约束,还应受到《国有资产管理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制。”王金兵进一步指出,“如果俱乐部或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,将冒名申领的工资归个人使用或挪用他用的,或构成挪用公款罪;如果将前述款项据为己有的,或构成贪污罪。”4月15日,天眼查显示辽足俱乐部更换了法人,法人由原来的黄雁换成张新建。有业界人士分析。辽足不排除要走破产之路。按照法律规定,如果辽足申请破产,俱乐部股东仅在认缴出资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,俱乐部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,再用于清偿相关欠款……